深圳制造:历史发展中的华为和富士康

  • 文章关键词:

    丹东3u机箱推荐

  • 如果你来到深圳,从梅林关驱车到梅观高速,很远就能看到路边树着一个路牌“富士康—华为”。

    就在27年前,南巡总设计师在这里踩下油门,从那之后,中国就加大马力。不管是下海的干部、首都的大学生、边陲小城的打工者都加入了这场南下的淘金潮,深圳,有着两个完全不同的工业巨擘:制造的骄傲,富士康在西边;技术的野心,华为在东边。

    其实任正非和郭台铭身上还是有不少相同点,比如都当过兵,任正非1974年入伍,曾是部队的“学毛选标兵”;郭台铭1971年入伍,抽到了“金马奖”—驻扎在常被对岸炮轰的金门和马祖。所以后来他们的管理方式一个是“狼性文化”,一个被“血汗工厂”污名缠身,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中国人口红利的受益者。

    华尔街日报记者2007年第一次来到深圳,这座城市到处厂房,餐馆、银行、网吧和杂货店,电视里播放着健美操、安全生产宣传片和富士康电视台的新闻,甚至下水道的井盖上也印着“富士康”。

    任正非则显得高深莫测,除了1988年《深圳特区报》上一段不到30个字的采访,就再也没怎么抛头露脸过。尽管此时的华为已逐渐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但任的名气几乎只局限在通信行业,在这个小圈子里,流传着种种关于他的性格、财富、家庭、秘书等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传闻。

    等他们再一次和媒体与公众产生交集,是在2010年。这一年的5月,富士康发生十二起员工跳楼事件,媒体顷刻间涌进龙华科技园,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代工巨人。时值60大寿的郭台铭连夜赶往深圳,面对镜头三度鞠躬致歉,幻灯片投影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宛如血斑。

    同年年底,任正非将手机业务升级为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之一,豪言要做高端自主品牌,要做到世界第一。两年后,华为Ascen-d P1和Ascend D相继面世,余承东亲赴门店站台,但手机散热乏力、性能孱弱,销量雪崩,任正非当着团队的面,怒摔了手上的华为手机。

    这是一个值得反复书写的年份,富士康的紫禁城出了乱子,华为的终端战略首战惨败。在那个十字路口,任正非和郭台铭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中国制造下一步在哪儿?

    分野

    2010年的郭台铭,应该还没有梦见过妈祖。

    第8起跳楼事件发生后,他专门从五台山请来高僧做法事,奈何鬼神修为尚浅,5月剩下的20多天里,第九、第十、第十一起自杀相继发生。5月26日,正在台湾陪同四川省委书记考察的郭台铭匆匆赶往深圳,脸上写满了还未散尽的惶惶不安:“我现在最怕晚上11点后接到电话。”

    当晚11点20分,23岁的甘肃籍员工贺某从宿舍7楼阳台跳楼身亡。5个小时后,25岁的湖南籍员工陈某在楼顶割腕自杀,被发现后送医抢救。

    第二天,全球200多家新闻媒体涌入这座紫禁城。这里有邮局、有银行、有学校、有医院,有占地1.25万平方米的厨房,每天消耗40吨大米、10吨面粉、30吨蔬菜、200头猪、6万个鸡蛋和500桶食用油,供养园区里30万名工人。对他们来说,富士康就是深圳,深圳就是富士康。

    郭台铭道歉了,也觉得委屈。那一年,他领导着90万名员工,单是为员工洗衣服一年就要花掉6000万。如果富士康是一只军队,郭台铭会是全球第六的军事强权。他告诉媒体,深圳有几十万工人,99.99%的人生活都很正常,“你把我从楼顶丢下去,我也不能保证后面没有人自杀。”

    一年之前,“中国工人”在美国《时代》杂志当年的“年度人物”评选中位居次席,他们被称为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保8”的幕后功臣。但当自杀新闻盖过世博会的风头时,人们才发现厂房背后尽是被机器捆绑的痛楚与疮痍,若非媒体大张旗鼓的讨伐,大多数人还不知道郭台铭是何人,富士康为何物。

    这个名字诞生在1985年,创业的第十年,郭台铭决定用一个英文品牌把公司推向世界。FOX代表模具(Foxcavaty),CONN代表连接器(Connector),是他起家的两个宝贝。后来,他又给刚刚进入富士康的大学生写了幅对联:富士则康,聚财乃壮。

    三年后,年过不惑的任正非和几个合伙人,在南油新村一个居民楼里成立了华为,开始代理香港出产的交换机。同一年,郭台铭在宝安的西乡崩山脚下租了栋五层厂房,在环绕厂房的成片荒草中,他对着从广东丰顺招来的150名员工说,“这里将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工厂!”

    工厂生产连接器,那是整台电脑最不起眼的部件,但郭台铭在对的时间选择了对的地方:他来深圳的那年,台湾工人的平均工资突破了2500元,同期大陆的作业员只能拿500块的月薪。三年后,鸿海在台湾上市,西乡崩山脚下那块逼仄之地,已经装不下郭台铭的野心了。

    他看中了紧贴深圳市区的龙华,“龙在中华,这个名字太好了,这里就是中华龙首!”在齐人高的杂草堆里,来深圳第五年的郭台铭对着身边的政府官员振臂一呼:“看得见的土地,我都要了!”[2]余音未散,厂房拔地而起,代表深圳迎接那些勤劳、踏实、努力,而且便宜的南下劳动力。

    富士康的每一个销售都会说那句口头禅,“你自己做,不如我做便宜。你让别人做,也不如我做便宜。”就这样,郭台铭从LG嘴里抢来了苹果的订单,并把思科和IBM的订单也收入囊中。台湾的同行坐不住了,郭台铭便反呛,“广达、英业达、大众的订单都是我介绍的,明明是他们抢的我,怎么成了我抢他们?”

    不到五年时间,龙华就筑起了城中城。成片厂房一层生产连接器,一层上产主机板,一层生产机壳,还有一层组装,一台台电脑从流水线上下来,根本不需要仓库,直接拉到码头运走。在园区走一圈,IBM的高管也忍不住感慨,“深圳到香港的高速堵车,全球PC市场都要缺货。”

    当时,中国南方最时髦的东西是房地产,各路热钱飞蛾扑火般涌向南方,海南800亿、北海300亿、惠州150亿。就连柳传志也未能免俗,在惠州以“国际电脑城”的名目进行招商。日后回忆起这次头脑发热时,柳传志说,“如果再让我来一次,我可能还会这样选择。”

    任正非倒也不是没干过投机的事,华为初创时虽名为技术,但做的是贸易,据说还卖过减肥药。后来,华为靠着倒卖香港出产的交换机,赚了第一桶金。

    深知靠倒卖走不长的任正非,在1990年下定决心走自主研发。1992年,放弃清华博士学位加入华为的郑宝用牵头,和华中科大校友郭平一起研制出了能够容纳500个电话用户的HJD48交换机,大获成功。第二年,任正非在蛇口的一个小礼堂里开会,抹着眼泪说,“我们活下来了”。

    尝到人才甜头的华为,从1992年起开始在名牌大学设立奖学金,大手笔招揽理工科人才。后来,华为在高校林立的北京组建了研究所,任正非有次去视察,觉得人太少,时任所长辩解说人多了没事儿干,任正非生气地说,“我叫你招你就招,没事做,招来洗沙子也可以。”

    1998年,华为一口气从全国招了800名毕业生,第二年,又是2000名毕业生南下深圳,据说华为在高校招聘会上放出豪言,“工科硕士全要,本科前十名也全要!”华为招聘人员甚至混进Top10高校的男生宿舍,看到在打游戏的男生,就凑过去问:同学,找到工作了吗?

    2000年,硕士在华为的月薪已经能达到8800元,还有几万十几万的年终分红,比深圳一般公司高很多。一边是应届生在华为拿着高收入,一边是任正非借高利贷发工资,据说最困难的时候,华为还制定过一个内部政策:谁能给公司借来1000万,谁就可以一年不用上班,工资照发。

    后来,连郭台铭都忍不住抱怨,“华为的任正非,公司就在隔壁。我们很多同事都辞职去华为,都能拿到两倍的薪水。”员工听到老板抱怨之后,辞职的更多了。

    任正非也在对的时间选择了对的地方:90年代的深圳不知道装了多少发财梦,使得华为成为了中国工程师红利的最大受益企业之一。郑宝用在33岁那年拿到了科技界最高殊荣“中国青年科技奖”,共同研发“C&C08”的李一男不到25岁成了华为研发一把手,这背后是任正非一以贯之的朴素观念:让搞技术的人赚到钱。

    1994年8月,C&C08万门机落地江苏邳州,经过两个月的上线调试,大获成功,与之后的C&C08 2000门交换机一起横扫中国电信市场。到1995年,销售额已经达到15亿,此后每年翻倍增长,成为全球历史上销量最大的交换机,也成就了华为在世纪末的高速发展。

    日后的一切都能在深圳找到答案,两家公司在一片狂热中踩中了中国经济全面加速的两脚油门:龙华的工厂还没落成,郭台铭就把那句“我都要了”在昆山又喊了一遍;同一年,华为在美国成立了分公司RANBOSS,中文翻译过来就是“任老板”,任正非勃然大怒,把名字改成了Futurewei。

    富士康在全球化的浪潮里节节胜利,华为则在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泡沫中迎来了第一个冬天。

    腾飞

    2001年,富士康拿到了英特尔P3和P4主机板的订单,闲不住的台湾媒体给郭台铭扣上了“民营制造业老大”和“台湾科技首富”的帽子,把郭台铭吓得不轻。他辩解说,“我告诉各位,广达是我大哥,广达绝对是老大。仁宝是老二,华硕和明基排老三老四,我怎么也是五名开外。”

    故作谦虚背后是藏不住的眉飞色舞,当下属从美国来电,汇报富士康获得英特尔的生产许可时,郭台铭激动地说,“这是富士康的重要里程碑!”从连接器、模具,到机壳、主机板,依靠在大陆的广泛布局,富士康已经吞下了整个电脑制造的链条,与芯片霸主英特尔深深绑定在了一起。

    比起郭台铭的春风得意,任正非的2001年不太好过。在那年10月的干部会议上,任正非抛出了《华为的冬天》,“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

    两年前,任正非本想用内部创业计划,清理掉丧失奋斗精神的“沉淀层”,没想到技术人才成了流失的主体。2000年,李一男离职创业,那封“绝不做华为敌人”的感谢信还没消化完,华为在数据通信领域最强劲的对手就立了起来。一起出走的,还有200多个业务与技术骨干。

    那次会议上,任正非总结了自己过去的决策失误:痛失PHS、CDMA和手机终端三大通信增长点。PHS成就了UT斯达康和小灵通的一代霸业,CDMA为高通的快速崛起埋下了伏笔,留给华为的只有IT泡沫破碎带来的通信设备投资萎缩。

    2003年,任正非差点以100亿美元的价格把华为了摩托罗拉,几乎所有的谈判和文书工作都已经完成,但对方领导层的变更导致交易流产。摆在任正非面前的,变成了3G的漫漫之路。

    最终,曾放言“谁要做手机谁下岗”的任正非组织了手机终端立项讨论会,宣布华为要成立独立的终端公司做手机。2003年11月,公司正式成立,预算10亿元,差不多是当年的净利润。

    当时,只要有手机牌照,给别人贴牌一部就能赚好几十块,手机厂商在信息产业部门口排起长队,华为直到2005年才拿到生产和销售许可。为了推广3G,华为和运营商合作做了10年定制机,运营商提供要求,华为生产,利润只能勉强给研发输血。

    这段时间,支撑华为活下来的是海外的缝隙市场。2003年底,华为在香港击败了爱立信和西门子,拿到了当地3G运营商1亿美元的订单。在俄罗斯市场,华为陆续拿下GSM设备供应和光传输干线的订单,紧接着,欧洲几家老牌3G数据卡供应商也慢慢感受到了华为的压力。

    支撑华为攻城略地的还是国内低廉的人力成本优势,无论是研发、管理,还是工程、售后,每个环节的性价比都令欧洲同行难以企及。后来李总理在罗马尼亚问及华为在欧洲的运营情况,任正非直言不讳,“华为现在是卖高价,卖低价就把西方公司都搞死了。”

    如果说任正非有什么信仰,那也许是“知识”。华为的数据卡全部基于高通的基带解决方案,由于高通对中兴的扶持,华为的数据卡芯片在2007年后经常断货。那年年底,老将王劲从欧洲返回上海,主导海思基带芯片项目。2009年,华为WCDMA数据卡芯片问世,支撑华为在当年拿下了欧洲70%的市场份额。

    柳传志的爱将郭为曾造访华为,任正非直截了当的劝他不要做研发,“你要做就得大做,小打小闹还不如不做。”联想总裁杨元庆访问时,任正非也说过类似的话,“联想想发展成技术型的企业,股东和投资人不答应,还是难!”

    相比之下,郭台铭信过很多东西,信过成吉思汗、信过关公、信过妈祖,所有人都叫他“台商”,祖籍山西的郭台铭说自己是“晋商”,是关羽的老乡。1999年,台湾晋商郭台铭回晋城老家祭祖,顺手放下了一座模具工厂。十年之后二度祭祖,模具工厂已经变成了1058亩的富士康工业园,风头直逼龙华大本营。

    那时,“血汗工厂”的帽子还没扣下来,富士康就是产值、就业、GDP,大陆是成本、政策、劳动力,郭台铭和广袤的中国腹地开启了十年蜜月期。

    山西有了富士康,山东坐不住了。据说烟台政府为了勾起郭台铭的桑梓情怀,专门找到了其母初永珍当年住过的老房子,办好房产证送到深圳[4]。郭台铭喜不自胜,3.3平方公里的烟台富士康科技园随即破土动工。

    2005年,为了争取富士康到武汉投资,当地政府专门成立“富士康工作班”,耗时四个月完成了一部长达40万字的报告,分析武汉的优势与富士康发展相结合的前景。随后,工作班又耗资30万制作了一部专题片,带到深圳播放。看到片中“山水兆富、环境纳士、佛岭蕴康”的字幕,郭台铭忍不住称赞“唯楚有才!”

    在郭台铭的规划里,深圳和广州生产台式机,上海和苏州生产便携数码产品,北京和天津搞无线通信,所有的组装环节富士康都能覆盖,别人做不出来的,富士康能做,别人能做的,富士康更快、更便宜。从索尼、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再到iPod和iPhone,消费电子产业已经离不开富士康了。

    2009年5月27日到6月6日,iPhone3GS上市前最关键十天时间里,64万部手机在富士康紧急组装完成,差不多每每分钟,就有45台iPhone走出生产线,全世界没有一家代工厂能做到这一点。后来,与华为敲定合作的郭台铭在内部会议上骄傲地说,“华为要战胜思科,必须与富士康合作!”

    为了规避台湾“上市公司投资大陆不得超过公司净值40%”的行政命令,富士康移师港交所,三个月股价翻了五倍。经济危机后的股东大会上,郭台铭俏皮的鞠躬谢罪,“我这次是以败军之将的姿态检讨,因为赚的钱没有预期那么多。”他为那次讲话取的标题,恰似十年蜜月的概括:《黄金十年,赢在大陆》。

    每月10号,是龙华最热闹的日子,那是富士康发工资的日期,自动提款机排起长龙,网吧、彩票投注站和手机门店人头攒动,新上市的iPhone总能吸引最多的目光,每一个零件都由工人们亲手组装,再配上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价格。

    曾经华灯初上,蓝色和白色的制服从紫禁城鱼贯而出,人们很快会知道,那里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工厂,一群渴望尊严的工人,一个“MADE IN CHINA”的残忍剪影。

工控机箱_19寸工业机箱厂家_服务器机箱品牌制造商

产品中心
工业机箱

工控机箱
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
服务器机箱
OEM/ODM定制流程
工控机箱定制流程
  • 定制咨询
    工控机箱定制咨询
    Step1
  • 需求分析
    工控机箱定制需求分析
    Step2
  • 可行性分析
    工控机箱定制可行性分析
    Step3
  • 确认规格
    工控机箱定制确认规格
    Step4
  • 报  价
    工控机箱定制报价
    Step5
  • 合同签订
    工控机箱定制合同签订
    Step6
  • 图纸确认
    工控机箱定制图纸确认
    Step7
  • 样品确认
    工控机箱定制样品确认
    Step8
  • 批量生产
    工控机箱定制批量生产
    Step9
迈肯思优势
工控机箱优势
迈肯思的八大优势MACASE'S EIGHT ADVANTAGES
迈肯思的八大优势
解决方案
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机架式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机架式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服务器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服务器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工业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工业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工控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工控机箱行业解决方案
工控机箱品牌厂商

MACASE用心打造每个细节
以全新的技术与的服务开创中国工控机箱领域新的篇章!
从这里开始,了解迈肯思的一切

服务器机箱品牌厂商
新闻资讯
4u机箱资讯

超级通云控

超级通微信云控

云控系统

云控

熊猫微信云控

微信云控系统

微信云控

微信云控系统

友情链接:
服务器机箱    |  工控机箱    |   2u机箱    |  4u机箱    |   机箱行业资讯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技术支持:云驰力